互动视频,元年已至

发布时间:2019-06-18 19:47:30 来源:宝运莱-宝运莱网址-宝运莱官网点击:16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作者 Ashley,36氪经授权发布。

  “互动”是内容产业发展的必然趋势——龚宇

  早在爱奇艺世界大会提出之前,互动视频就已经以各种形式进入大众视线,在国内市场有所发展。

  就2019年来看,1月3日,首部探险互动剧《古董局中局之佛头起源》作为电视剧《古董局中局》的衍生作品在腾讯视频上线,上线五天内,复玩率超过25%。

  

  1月18日,《明星大侦探之头号嫌疑人》以互动微剧的形式上线。在乔振宇、王鸥、黄明昊等明星光环加持下,微博上话题阅读量达到3.6亿,讨论133.8万。

  

  1月23日,互动叙事游戏《隐形守护者》在Steam上线,人气高涨。好评率长期保持在90%以上,2月底更是登上Steam全球商品热销榜的第一名。微博上话题阅读2.1亿,讨论8.3万。

  

  的确,相比于国外已有主流制作公司+大IP组合推出《黑镜·潘达斯奈基》引发轰动,国内互动视频还在萌芽期,属于广大观众的尝鲜之选。

  但新颖的互动形式、良好的用户体验已然收获了大众的好评和关注,并且得到了业内的认可和青睐,甚至迎来了大公司的入局:腾讯在UP2019腾讯新文创生态大会上发布了腾讯首款移动端互动叙事合辑《一零零一》;优酷对外官宣了“2019第一互动剧”的《大唐女法医》;爱奇艺世界大会更是首次公布了一整套颇为完整的互动视频制作流程和标准。

  

  发展了半个世纪的互动视频,以其绝佳的代入感、参与感等种种特性形成了优势壁垒,在与IP剧集、综艺结合后带来了更多商业化变现的可能。正如爱奇艺CEO龚宇所说,“互动”是内容产业发展的必然趋势。2019年或许能成为互动视频元年。

  互动视频的概念可追溯到20世纪60年代。

  1967年,捷克斯洛伐克导演拉杜兹的《Kinoautomat》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电影展上首次试映。特别的是,试映厅只设置了单数的观众席,每个观众席上都准备了一个有红绿两个按钮的控制器。每当电影播放到分歧点了,就会暂停让观众使用控制器选择主角的下一步行动,工作人员则根据现场的票数来决定后续播放哪一段,决定影片故事的走向。

  

  虽然影片斩获该届蒙特利尔电影展的最佳影片,并陆续亮相英美电影盛会,获得了诸多业内人士的赞许,但它最后还是由于政治问题遭到了禁播。

  囿于当时的技术和时代,这类交互式电影的制作和放映是大难题。分支剧情的存在使得拍摄时间、演员工作量成倍增加,拍摄成本高昂。另外,当时大部分影院无法为观众提供用于选择的控制器,在之后的试映中都是观众举牌、人为统计,观影过程相当混乱。最致命的缺陷是,个人意志需要屈从于集体意志。当剧情无法如自己所愿发展时,观众观影的乐趣就大打折扣了。

  虽然《Kinoautomat》只是昙花一现,但它所带来的交互式的概念却被以各种形式继承了下来。

  上世纪70年代末,互动式小说崛起并迅速风靡全球。随后的几十年内,美国作家爱德华·派克的《选择你的冒险历程》成为最受儿童欢迎的系列书籍,十年间销量超过2亿5千万份。具体内容类似于现在的性格测试,当读者做出不同的选择时,它将引导你继续阅读相应的页数。

  后来,伴随着镭射影碟和镭射影碟播放机的诞生,非线性或随机存取视频播放成为可能,交互式电影游戏随之出现。1983年的《Dragon’s Lair》是交互式电影游戏商业化的首次尝试。在游戏中,玩家需要操控的并不是角色的移动方向和攻击方式,而是反应动作,是最早的QTE(Quick Time Event快速反应事件)游戏。

  在电影、小说、电子游戏三种载体中,游戏显然更适合交互式体验。同样是展示文本,程序可以直接的导出相应的结果,不需要翻半天书,也不需要举牌了,回顾前面的剧情也更加方便。于是,大量交互式电影游戏涌现,抢占市场。

  1992年,一款名为《午夜陷阱》的交游戏首次采用了真人拍摄、真实影像,赋予了交互式电影游戏新的表现形式。此后,越来越多交互式电影游戏采用真人拍摄,也与文字冒险类游戏区分开来:只有玩家对游戏中角色在有限的空间内进行有限的控制,并且选择某些动作来完成故事,才称得上是交互式电影游戏。

  随着《莎木》对QTE的重新定义以及面部捕捉技术在游戏中的运用,交互式电影游戏的发展更上一层楼。2010年《暴雨》凭借扣人心弦的剧情发展,包括动态模糊、多重景深在内的多种最新画面特效,获得了多方好评。值得一提的是,《暴雨》采用多线性发展,没有绝对的对或错,不论结果如何,游戏都会继续下去,按照玩家的选择形成独特的冒险故事。

  2013年,殿堂级作品《超凡双生》在Gamespot获得了9分的高分,2015年,《奇异人生》被评为年度游戏,PS4独占的《直到黎明》汇集了《神盾局特工》《纳什维尔》和《极品飞车》里的知名演员,《底特律:变人》两周销量破百万,吸引了无数不真正玩游戏的“云玩家”。

  

  作为影视与游戏的融合产物,交互式电影游戏的影响力逐步扩大,也让市场看到了“互动”的巨大潜力。继2017年上线儿童向互动剧集《Puss in Book: Trapped in an Epic Tale》,2018年6月引入《我的世界:故事模式》互动剧集版之后,2018年12月28日,Netflix推出以影集《黑镜》为蓝本的互动电影《黑镜·潘达斯奈基》,将影视游戏化互动化的讨论推上了巅峰。

  2019年1月,Netflix宣称将在内容及营销领域投入超100亿美元,其首席产品官透露,平台将不断加大对于互动型内容的探索。果然,今年4月,Netflix又推出了贝爷主演的户外探险节目《You vs. Wild》,观众可以在每一集决定贝爷的选择,依然是高知名度IP+互动形式。

  

  载体的变化带来内容形态的迭代更新,技术的变革又势必带来体验的升级。从交互式电影到交互式电影游戏,再回到交互式电影,看似是“返祖”现象,其实是利用新技术新载体对互动视频形式进行更深层次的挖掘。交互式电影、交互式电影游戏、交互剧都属于互动视频类型。互动形式与游戏结合,加入了故事性与真人实拍元素;而互动形式与剧集结合,让剧集更具娱乐性和新鲜感。

  互联网环境下成长的Z世代如今已逐渐成为消费主流群体。生于一个拥有高度话语权的互联网时代,Z世代对于平等、个性和互动、参与有着与生俱来的渴望。互动视频独特的故事、私人定制的游戏体验、选项设置的自我赋权,无疑满足了Z世代的个性化需求。

  爱奇艺高级总监杨光总结了三种最常用的互动视频剧本结构:分支剧情结构、视角切换结构、画面信息探索结构。从中也能发现互动视频相较于普通视频内容优势何在。

  其一,沉浸感。不同于传统影视剧的线性叙事,互动视频是网状叙事结构,有许多的分支剧情。受众通过每个节点的选择,获得更真实和震撼的体验。《隐形守护者》有4条主线,100个分支结局。《黑镜:潘达斯奈基》则拥有150多条剧情分支和7种不同结局,完整体验总计需要312分钟。

  

  多条线路的设定让观众可以自主选择后续发展,自由度更高。而观众的姿态从被动接受变为主动选择后,身份更像一个“玩家”。玩家们的沉浸感是他们享受游戏、痴迷游戏的关键,因此拥有“玩家”身份的观众们黏度更高。

  在原子化的社会关系中,社会生活和文化图景显得支离破碎,钢筋混凝土包围的现代社会,每个人都有迫于无奈的时候。受困于家庭、职场、社会的大众,在互动视频中能得到自由选择的机会,也是一种情感上的慰藉。

  其二,“上帝视角”。在多时空多视角的叙述上,互动视频比传统影视更具表现力。目前市面上的互动视频产品多以第一视角为主,在很大程度上增加观众的代入感与参与感,而支持多时空多视角切换,又能带来游戏的操纵感,开启所谓的“上帝视角”。

  其三,参与感。互动视频在体量上应当具备一定的完整性,画面信息的完整度必不可少。以《明星大侦探之头号嫌疑人》为例,互动微剧延续了明侦IP的探案风格。随着剧情的展开,观众可以点击屏幕收集现场线索。虽然只是简单的点击操作,但是可以在观看过程中集中观众的注意力,打通内容与观众之间的互动,增强观众的参与感。

  

  当然,互动视频的核心不是浅层的互动,点击屏幕、滑动屏幕都属于简单的互动操作,分支剧情、结局的数量也不是关键,互动视频需要的是真正深层次的互动价值,让观众在陌生和意外的情况下,在不断的选择过程中有所感悟。

  《底特律:变人》的故事设置在科技高度发达的未来,机器仿生人出现甚至开始觉醒。玩家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以仿生人康纳的身份调查一起绑架案。随着故事的发展,玩家加深对故事的了解,知道绑架者也是一个仿生人,因为得知自己即将面临主人的抛弃而感到悲愤,绑架了他们的女儿。

  清楚事情前因后果后,康纳需要作出选择,是射杀异常仿生人,还是与他交涉,等等。这仅仅是第一关,玩家后续还要在仿生人暴力革命、舍命对抗或是和平路线间进行选择。这不仅是角色的选择,更是玩家价值观导向的结果。

  

  另外,互动视频关于“选择”的设计耐人寻味。就一款互动游戏而言,选择不当完全可以反悔,读档重来,答辩相比之下,人生之路就残酷多了,总有遗憾和悔恨,不能回头,更没有退路。在游戏里能打出完美结局,现实中却未必有最佳选项。

  一般游戏的变现途径有两种,直接售卖和周边开发,而互动视频的商业变现渠道更多:影视宣发营销、品牌合作植入、粉丝经济。

  《古董局中局之佛头起源》《明星大侦探之头号嫌疑人》都是IP的衍生。《古董局中局之佛头起源》以H5的形式,让用户代入潘粤明饰演的许一城一角,决定角色的动作、语言、人物关系以及角色生死。新鲜有趣的互动剧集进入广泛的大众视野,经过多种微信、微博等多种社交媒体的传播,为彼时正在腾讯播出的剧集带来了一波流量和关注,起到宣传作用。

  

  《明星大侦探之头号嫌疑人》在节目收官之后播出,承担着无数明侦粉的关注和期待。2集播出后互动人数就突破了52.7万,豆瓣评分8.7,保持了爆款IP的良好口碑。

  

  借由《明星大侦探之头号嫌疑人》的播出,芒果TV会员体系和社区生态也试水商业化。会员有“提审嫌疑人”的特权,还可以解锁关键信息。可见,《明星大侦探之头号嫌疑人》互动微剧不仅是明侦IP的衍生剧集、创新模式,还可以完成品牌视频植入。

  

  真人出演的互动剧还可能撬动当下资本最爱的粉丝经济。演员们通过互动剧、互动游戏提高认知度,磨炼演技,也可以为长远的发展做铺垫。

  出演《隐形守护者》男主角的李九霖就因为游戏的火爆而疯狂吸粉,微博粉丝涨幅几十万,主页5条热门内容中4条都是隐形守护者相关,游戏发售前后微博的转发、评论、点赞数也有明显的增涨。

  

  在未播新剧《你是我的命中注定》中,李九霖出演男二号,搭档邢昭林、梁洁、傅菁,这样是他所有参演剧集中番位最高的一部剧。可见《隐形守护者》不仅为他积攒了人气,还带来了更好的资源。

  

  除此之外,互动视频或许还能为Netflix等平台收集用户数据。《黑镜:潘达斯奈基》中有这样的场景选择:吃桂格牌白糖沙翁还是家乐氏香甜玉米片?听《入沟》还是《这才叫音乐2》?这样的选择其实是无关痛痒的,对故事发展并无直接推动作用,但却能了解用户在真实消费世界里的消费心理和消费特征。

  

  视频网站通常都有庞大的观众行为数据库,观众的观剧习惯、观剧时长等都会被收录进去,不断完善着数据库。有时候一个简单的拖动进度条的行为,就会在数据库中创建一个“新事件”。相较于利用算法总结,让用户直接选择获得的信息显然更加丰富而具体。

  因此,通过互动视频采集数据来了解用户的喜好,对于构建平台的程序化营销体系具有重大意义。由此看来,爱奇艺、腾讯、优酷等视频网站入局互动视频益处良多。

  如果说此前国内互动视频还不够成熟,体验不够完美,那么这次视频网站、资本入局共拓新蓝海,或许能让实验性质的互动视频真正进入产业化运作阶段,把互动的涟漪扩散到更为广阔的领域,迎来互动视频2.0时代。